联盟要闻

  1. 当前位置:
  2. 联盟动态 >
  3. 联盟要闻

【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成立八周年】 专题报道(二)优质国棉:“从种子到衬衫” 的全产业链闭环

时间 : 2023-01-13   来源 : 中国科学报   
【字体:
  打印本页

3-01.jpg

新疆棉田。国棉联盟供图


接近年底,国家棉花产业联盟副理事长、海南好棉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好棉集团)董事长王进华和联盟副秘书长黄群还在海南忙碌着。自从今年3月好棉集团作为联盟实体化运行机构成立后,他们就在抓紧推进海南高品质棉花国内国际双循环服务贸易中心的建设工作。

这是国家棉花产业联盟(以下简称国棉联盟)致力于打造的“西北内陆(棉花生产)—内地省市(纺织服装)—海南自贸港(服务贸易)”三地联动机制的最后一环。

2022 年 4 月,新疆昌吉国家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获国务院批复,1000 万亩高品质棉花生产基地投入建设;7月,由安阳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担任组长的河南(安阳)棉花全产业总部经济基地建设领导小组成立并推进落实相关工作,成为内地纺织服装产业链的关键一环。

自2016年成立以来,国棉联盟通过“内聚外合”协同方式,围绕棉花全产业链,致力于建成有影响力、开放型非政府组织,为创响“CCIA”国家棉花品牌,为国家及有关部门提供棉花产业咨询等方面做出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形成了“创新合作、服务联动、信息共享、资源对接、品牌共建”的产学研融合机制,引领推动了我国棉花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不以科技为名,以科技为内核

“好棉花是种出来的。”作为国棉联盟理事长,这是李付广反复强调的一句话。

但是10年前,棉花的国内生产者、加工企业和纺织企业,几乎没人认同这句话。

作为中国农科院棉花研究所所长,李付广既是中国棉花学会理事长,也是棉花协会副会长。中国棉花学会属于棉花科技口,每年组织600~700人规模的学会会议,参会的全是科技界专家,“一般只讨论棉花科技界的事情”。而棉花协会的会议规模更大,与会者几乎都是流通领域等产业链中后端的从业者。

参加过几次这些会议后,李付广深刻感受到“科研与生产两张皮”的问题。科技界专家和企业家互相不接触,都在各自领域内忙活。


3-02.jpg

国棉加工车间。国棉联盟供图


于是,中棉所牵头成立国棉联盟时,全产业链的理念被提了出来。然而,起初报名的企业寥寥无几。

在河南省纺织企业家协会会长、河南永安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全法认为,国棉联盟必须以中棉所为核心,以棉花科技为重要推手。在他的呼吁和努力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国棉联盟。

于是,国棉联盟在名称上摘掉了“科技”二字,但是却将棉花科研工作者、生产者、加工企业和纺织企业紧紧联系在一起。

联盟成立第一年,困扰国棉联盟的问题是:中国自己的棉花品质到底行不行?

为此,国棉联盟向加工企业、纺织企业等了解,他们心目中的中高端棉花应该是什么样。

实际上,现在国内纺织企业普遍要求高端原棉用料,要达到美国、澳大利亚棉花具有的高度清洁、高度一致、加工损害最小的高端品质水平,即业界统称的“双29”“双30”以上高端品质类型,也就是棉纤维长度和断裂比强度都达到29或30以上。

而现有的“中641”和“中棉113”作为CCIA首批高端品质品种,长度、强度、品质超过“双30”,马克隆值3.7~4.5,适合纺80英支、100英支以上的纯棉高支纱,解决了产业核心——品种问题。

既然我们的品种和国外品种媲美,为什么长年科研工作却没有改变我国棉花产业现状?这是摆在国棉联盟面前的第二个难题。

于是,国棉联盟在2016年实地考察“良好棉花”澳棉、美棉的产地。他们了解到澳大利亚仅有500万亩棉田,但是统一管理、统一组织,仅种植两个品种,一个主栽、一个备用,这与中国棉区种植品种繁多、多头管理的现状简直完全相反。

要想提高中国棉花的国际竞争力,必须改变这一现状。“当下,品种创新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关键是机制创新。”李付广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强调,“九龙治棉”什么时候能变成一个声音,才会有力量。

国棉联盟的总体目标是,力争用5~10年,在中国建成500万~1000万亩、年产能60万~120万吨(相当于1~2个澳大利亚的棉花产量),达到澳棉水平的高端品质棉花生产基地,推动棉花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解决我国棉花产业多年来存在的短板问题。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国棉联盟迅速行动起来。


打通生产、加工、需求三方的“任督二脉”

曾几何时,新疆棉成为劣质棉的代名词,纺织企业追逐的高品质棉来自于美棉、澳棉、良好棉花等。如今,这一状况已经改变。

王进华在纺织行业干了30多年,但是他一直不知道棉花是怎么种出来的。“没有概念。”王进华告诉《中国科学报》,95%以上的纺织行业从业者和他一样,对棉花种植过程基本不了解,因为他们“只要了解纱线就可以了”。

2018年以前,王进华没有去过新疆。那一年,他因为与国棉联盟的合作,第一次去了新疆。“新疆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原来棉花的花朵那么美!原来我们国家的棉花品质和澳棉、美棉不相上下!”王进华感觉到,“这个机遇是可遇不可求的”。

在王进华看来,国棉联盟就是要打造一个“从种子到衬衫”的闭环,“没有哪个国家能做到这样的全链条的联盟”。

国棉联盟的成立,寄希望于在生产方与需求方之间搭建“信用机制”,以需求为导向,以科技为引领,结合“优质优价”政府补贴政策,进行棉花全产业链布局,推进生产链一体化,并按照市场规律,促使“种水肥药械”新型五统一,创建“众筹合作、风险共担、利益共享”新模式。

如何将全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拧成一股绳?打造一个国家级优质棉花品牌成为众望所。以国家棉花产业联盟的英文缩写CCIA注册的品牌应运而生。CCIA棉花是利用CCIA种子在CCIA基地生产加工出来的高品质原棉,由此“CCIA纱线”“CCIA布匹”“CCIA服饰”全面走向中高端。

2019年10月7日,瑞士日内瓦,首个世界棉花日活动现场的中国展台,国棉CCIA品牌在国际舞台惊艳亮相。不大的展厅里,尽管集结了来自世界各国品质最优、品牌最响的棉花,国棉CCIA系列产品依然是佼佼者,吸引了美国、印度、马里等50多个国家关注并洽谈合作。

“其实我们在国内已经和多家著名企业联名推出了CCIA品牌的服饰产品。”黄群告诉《中国科学报》,CCIA品牌系列注册商标涵盖了棉花全产业链各环节产品。

目前,CCIA品牌已授权国内多家企业推广运营,完成了从CCIA棉花到140、160、200支纱高品质CCIA面料、服装的规模化制造,以及对接361度、罗莱家纺、卡尔丹顿、李宁、安踏、卓尚时尚、森马、海澜之家、唐菓布衣、伊日服装等国内著名企业开展品牌“联名”合作。


3-03.jpg

国棉CCIA联名品牌服装。国棉联盟供图


黄群介绍,打通供给侧与需求侧之间的堵点,就疏通了棉花产业发展的痛点。通俗来说,就是需求方需要什么,生产方就生产什么,种子企业就提供什么,科研单位就研制什么,按照这样的基本思路来布局棉花全产业链,推动“技术方+生产方+需求方”一体化布局。

这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涉及的环节多、主体多,利益关系复杂。尽管艰难,但在国家棉花产业联盟的推动下,经过五年多的努力,成效已经显现。

2021年金秋十月,昌吉的棉田里,一位位身着棉布休闲服、衬衣、民族服饰的模特们翩翩走秀。他们身上的衣服布料,都来自这片棉田。

这是首届绿色棉田秀活动,也是一场棉花产业上游种植户与下游纺织服装企业直接对接的活动,当天促成了数千吨的棉花订单。


3-04.jpg

首届绿色棉田秀活动现场。国棉联盟供图


“科研方提供技术支撑,生产方与加工方合作建立生产基地,需求方向生产、加工方提出购买需求,国家棉花产业联盟搭建平台和供应链并监督,政府引导和支持,多方结合自有优势开展CCIA高品质棉花订单生产与购销。这就是我们推动产业上中下游一体化的基本思路。”黄群说。


生产—加工—贸易三级联动

从国内棉花生产和进口形势来看,我国棉花每年的市场需求大约为800万吨,国内产量维持在500-600万吨,进口约200万吨。而进口棉花的大头就是美棉、澳棉为代表的中高端品质棉花。“因此,我们扩大中长绒高品质棉花生产规模,一方面是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可以减少对进口国外高品质棉花的依赖。”王进华说。

国棉联盟成立时设立的目标是力争用5~10年,建成500~1000万亩,产能60~120万吨的高品质棉花生产基地,推动棉花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三产”深度融合高质量发展,促进我国由棉纺大国向棉纺强国转变。


3-05.jpg

机械化采棉现场。国棉联盟供图


优质棉花的产生还要回到“种”的环节。虽然有了优良品种,但由于新疆特殊的气候条件,必须使用地膜,这让棉花品质绕不开“三丝”问题。所谓“三丝”,是指棉花采收过程中混入的异性纤维。

为此,国棉联盟在生产环节实施“种-水-肥-药-械”一体化运作模式、在加工环节实施“一厂一品”闭环运作模式,做到单种、单收、单轧和单组批,确保CCIA高品质棉花的规模化生产,其原棉品质“一致性好、含杂少、三丝低”。目前,已建设和认证CCIA高品质棉花生产基地400余万亩,年产CCIA高品质原棉50多万吨。

国棉联盟组织相关棉花加工企业深入开展高品质机采棉减损轧花技术工艺研究,并以减少机采棉纤维长度的损害为重点,研发应用了高品质籽棉的“柔性”清花和轧花加工技术工艺,确保了高品质棉花的原棉品质。

国棉联盟以科技创新为抓手,围绕高品质棉花品种、种子、原棉、纱线、面料、服装“产品”和高品质棉花生产、加工、纺织、服装“基地”二方面,采取“定性+定量”的原则,构建国内首个侧重于绿色、可持续和高品质的全产业链棉花标准体系。自2017年以来,已发布实施技术指南和团体标准7个;同时,制定实施了CCIA高品质棉花认证流程及其生产/加工基地认证标准与流程,以及依托农业农村部支持建设的“高品质棉花全产业链大数据平台”,构建了CCIA高品质棉花及其产品全程溯源系统。

黄群说,从运行效果看,该标准体系对行业、团体和企业都有较好的支撑和规范作用。

“实现全产业链一体化,为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提供内生动力。”黄群说,这也是国棉联盟致力于打造三地联动机制的初衷。

目前,围绕棉花“科研-生产-加工-流通-纺织-服装-贸易”一体化,作为海南高品质棉花国内国际双循环服务贸易中心实体单位的好棉集团正在抓紧推进相关工作,这将通过终端驱动促进“科技成果+高品质棉+标准认证+全程溯源+纺织服装+零售品牌”一体化高质量发展。

国棉联盟探索以“河南(安阳)棉花全产业总部经济基地”建设为抓手,推动高品质棉花的生产—加工—贸易三级联动,期望逐步将西北内陆棉区与山东、河北、安徽、江苏、浙江、广东、上海等产业后端省市连接起来,形成国内网状架构,促进棉花全产业一体化深度融合,积极参与国内国际双循环。(中国科学报作者:李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