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联盟动态> 工作动态>

发挥联盟机制创新优势 推动农业科技整体跃升

时间: 2019-12-31 02:11 来源: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 作者:
【摘要】在12月21日召开的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和乡村振兴科技支撑行动工作交流会上获悉,为解决科技与经济“两张皮”问题,2014年以来农业农村部已建立农业科技创新联盟超过80个,10多个联盟已实现实体化运行,成为推动行业、产业和区域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力量。

  在12月21日召开的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和乡村振兴科技支撑行动工作交流会上获悉,为解决科技与经济“两张皮”问题,2014年以来农业农村部已建立农业科技创新联盟超过80个,10多个联盟已实现实体化运行,成为推动行业、产业和区域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力量。

  “经过几年来矢志不渝的努力,联盟组织建设与管理运行初见成效,在科技创新上实现突破,机制创新能力得到较大提升。目前看,联盟在创新运行机制、推动产业变革、解决重大技术问题等方面的作用越来越大,联盟的吸引力、凝聚力、影响力不断扩大。”联盟秘书长、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司长廖西元表示,联盟加强了农业科技资源共建共享,提升了创新效率;突破了一批农业产业关键技术,集成了一批示范模式;聚焦区域重大问题,集成了一批综合技术解决方案,支撑了区域农业可持续发展;实体化、一体化、共建共享机制建设卓有成效。

  五年来,联盟始终坚持前瞻性、基础性、公益性、关键性的基本定位,以提高农业科技自主创新能力、支撑和引领现代农业发展为目标,以创新科技治理体系和科技机制、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和效率为核心,集聚全国农业科教优势资源和力量开展协同创新。

    聚焦目标任务,完善产业的“创新生态”

  “联盟始终围绕产业目标导向,牢牢抓住产业发展的‘牛鼻子’,走好科技产业协同创新的‘先手棋’。” 联盟秘书长、中国农业科学院副院长冯忠武介绍,在这80多家联盟里,产业联盟占了一半左右,在获取产业信息、集聚产业人才、服务产业需求和构建产业网络等方面,这些联盟发挥了前瞻性、开放性、基础性的平台作用,为实现各产业的整体跃升提供了有力保障。

  棉花联盟创建“CCIA”国棉品牌,并围绕品牌建设打造从棉种、原棉、纱线到面料、服装、家纺等整个棉纺产品产业链。郑州棉花交易市场还专门建立了“CCIA”品牌原棉交易平台,配合联盟全力推动全产业链布局。

  高效复合肥联盟开发集成包括“基础化核心试验-标准化核心示范-规模化示范推广”在内的贯穿整个产业链条的新产品及配套技术60多种,各类新型肥料产品和高效应用技术累计示范推广400余万亩。

  天敌昆虫联盟以天敌产业链条为纽带,充分发挥产学研融合优势,创制了23种天敌昆虫产品,天敌年生产能力超过一万亿头,占我国天敌产品市场的95%。

  智慧农业联盟突破了天空地一体化农业智能感知与诊断的关键技术,研发了一批数据驱动的智能作业装备,开展了数字大田和智慧果园技术系统、平台、装备的示范推广,联盟设计的“无人化农场”引领了未来农业生产数字化、作业无人化和装备智能化发展。

  “随着几年的发展,联盟逐步将工作路线的源头聚焦于产业需求,以市场为导向,在各领域建立‘从生产中来、到实践中去’的问题导向机制,让科学家到生产实际、市场需求、企业需要中去发现问题并开展攻关,加强企业对科研成果的二次开发,有效解决农业科技成果‘最后一公里’问题,有力改善农业生产一线的高新技术‘贫血’现象。”中国农科院科技局副局长、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办公室主任周国民说。

    着力机制创新,理顺科技的“生产关系”

  联盟充分发挥机制创新的引领作用,初步实现了产学研的有效融合。实体化是联盟机制创新的主要途径,目前已成立12家联盟实体机构。

  奶业联盟成立了非盈利法人的“天津市奶业科技创新协会”和企业法人的“中优乳奶业研究院(天津)有限公司”2个联盟实体,并依托实体发布了《特优级生乳》等8项团体标准,解决了联盟技术标准没有法律地位的难题。

  水稻商业化分子育种联盟采用法人股份和自然人股份混合的模式,由部分成员单位和部分联盟科学家自然人共同投资成立了“上海中科荃银分子育种技术有限公司”,构建起面向联盟需求的全新商业化育种体系及平台。

  渔业装备联盟整合了国内外绿色渔业船舶装备尖端资源,组建了“中创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新材料新能源渔船领域里构建了从设计、监理、监造、检测到供应链、金融、市场及政策信息一体化的社会化服务综合体和产业集群。

  “联盟以实体化的方式,坚持和完善以企业为技术创新主体、以产学研融合为科技创新模式,把产学研合作引领科技创新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廖西元表示,这些实体的出现,促进了科研教学单位和企业的深度融合,加快了企业的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和模式创新,实现了科技与产业的紧密结合。

  加强制度建设,完善联盟发展的“四梁八柱”

  目前,组建的专业性、产业性和区域性三类联盟已超过80个,基本覆盖了我国农业的主要产业和典型区域。但在发展中还存在不平衡、不均衡、良莠不齐、认识不一等问题。

  “少数联盟成立后没有形成真正的协同创新、互利共赢机制,存在着搞形式主义、搞花架子现象,开‘联谊会’、圈‘自留地’”、成果‘拼盘’等借助联盟平台来扩地盘、造声势意图明显;极少数联盟甚至只建不干、只说不做,影响了联盟的整体运行和重点任务的总体部署。”周国民说。

  为进一步规范运行管理,今年上半年,联盟秘书处委托中国科学院评估中心对各联盟建设情况开展第三方评估。这次评估包括联盟自评、专家评议、交流评议和综合评议四个环节,评估结果分为认定、整改和退出三类,并最终确定了包括15个标杆联盟在内的34个认定联盟,14个建议整改联盟和14个建议退出联盟。

  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体制改革处处长窦鹏辉表示,要保障联盟准入准出的实施和典型示范的引领,对标杆联盟给予优先使用联盟标识等权利,确保良性竞争,增加联盟创新活力。

  今年以来,联盟秘书处还制定了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建设的指导意见和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下各子联盟建设运行管理办法,并对2014年版的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章程进行了修订。

  “至此,联盟形成了包括指导意见、联盟章程和管理办法三个层级的建设和管理制度,保障了联盟今后运行的方向性、规范性和可持续性。”冯忠武表示。

  加强联盟规范化运行管理,构建与联盟发展相配套的考评机制,完善合理的联盟准入机制,建立合理有效的竞争淘汰与退出机制。这是提升联盟治理能力的根本。

  聚焦目标,通过创新引领“乡村振兴”

  “虽然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在几年的发展中,取得了一些成效,树立了一批标杆,发挥了典型引领作用。但面对服务农业高质量发展、支撑乡村振兴战略、解决产业和区域重大问题等新使命,联盟亟需充分发挥自身独特优势,完成时代赋予的新任务。”冯忠武表示。

  下一步,联盟要继续发挥协同创新的合力,积极投身乡村振兴科技支撑行动,以增加优质安全农产品有效供给为目标,加强奶业、棉花、蔬菜、畜禽养殖、智慧农业等产业技术协同创新;以解决农业突出环境问题为目标,持续推进农业废弃物循环利用、乡村环境综合治理、农田重金属污染治理和柑橘黄龙病、小麦赤霉病防控等技术和模式的协同创新;以解决区域发展难题为目标,加强东北黑土地保护、华北节水保粮、石漠化山区综合治理等的区域协同创新。

  同时,联盟还要继续深化机制创新,持续推进联盟实体化进程,并积极吸引市场资本的注入,鼓励企业联合科研院所成立新型研发机构等创新联合体。

  站在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实施的新起点,联盟不忘初心,坚决贯彻新发展理念,根据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围绕质量兴农、绿色兴农和效益优先的工作目标部署重点工作,切实转变调整联盟工作导向与重心,以真正实现创新驱动现代农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