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联盟动态> 工作动态>

协同创新 风鹏正举

时间: 2019-01-09 03:48 来源: 中国科学报 作者: 王方
【摘要】2014年12月22日,农业农村部在北京主导成立了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以下简称联盟)。由中国农业科学院牵头、全国近千家单位共同参与联盟建设,4年来在机制创新、重大任务引领、解决事关国家战略需求的全局性重大科技问题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

 

  研发生乳用途分级技术,制定优质乳生产加工标准,并在光明乳业、现代牧业、新希望乳业等44家乳品企业中示范应用,使优质生鲜奶收购价每千克上涨0.15元,加工能耗降低15%以上,生产的巴氏奶乳铁蛋白平均含量是进口奶的12倍。通过联盟优质乳工程验收的优质巴氏杀菌乳产品,年度总量30.40万吨,占全国61.02%。这是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旗下的奶业联盟成立2年来交出的成绩单。

 

  2014年12月22日,农业农村部在北京主导成立了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以下简称联盟)。由中国农业科学院牵头、全国近千家单位共同参与联盟建设,4年来在机制创新、重大任务引领、解决事关国家战略需求的全局性重大科技问题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

 

  应运而生 形成协同创新新格局

 

  十八大以来,新一届党中央在一系列“三农”重大决策部署中,尤其突出强调科技进步在创新驱动现代农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由此,农业科技创新成果不断涌现,对现代农业发展的支撑和引领作用日益增强。

  但是,“长期困扰农业科技发展的上下一般粗、资源共享不足、单兵作战等一系列深层次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严重制约农业科技健康发展,是我国农业科研体制改革所面临的一项重要问题。”联盟秘书长、中国农科院副院长梅旭荣表示。

  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的成立正是直面问题,4年来努力突破现行“国家级—省级—地市级”三级农业科研组织“有体无系”的体制障碍,贯彻落实和扎实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升我国农业科技创新效率和水平,增强农业科技协同创新能力。

  梅旭荣介绍,“自2014年启动建设以来,联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变强,以星火燎原之势迅速发展,凝聚全国优势农业科技力量,建立协同攻关新模式,形成区域联盟、专业联盟、企业联盟三大类型70余个子联盟。”

  联盟不仅涵盖水稻、棉花、奶业等各个产业领域,而且主导了东北玉米秸秆综合利用、南方稻田重金属污染治理、华北农业高效用水和地下水保护等区域重大问题的协同创新,已初步覆盖我国农业主要产业、典型区域和难点问题。

  联盟还依托“中央—省—地”三级联动的工作体系,部署农业基础性长期性科技工作,建立形成了以1个数据总中心为核心、10个数据中心为支撑、456个观测实验站为基点的全国农业科学观测网络。

 

  举纲持领 集成重大问题解决方案

 

  联盟办公室主任、中国农科院科技局副局长熊明民介绍,仅2018年一年,联盟共组织1000余家单位的673个团队、1万多名科技人员,整合中央财政资金、地方财政资金和自筹经费共计18.8亿元,开展技术集成、落地示范、推广应用、技术服务咨询等协同创新任务463项,创新集成和示范974套技术模式,在已有1450个示范基地的基础上,新建示范基地507个,开展技术培训5400余次,培训人员250多万人次,召开现场会955个。

  “联盟推动全国初步形成了农业科研布局‘一盘棋’、科技创新‘一条龙’、技术服务‘一体化’的新局面,初步构建了产学研用紧密结合、上中下游有机衔接的协同协作机制,搭建了集中力量办大事、办难事的平台和载体。”梅旭荣说道。

  联盟以质量兴农、绿色兴农和效益优先为重点,加强畜禽废弃物处理、奶业、棉花、深蓝渔业等全产业链关键技术协同创新,引领支撑农业提质增效和转型发展。

  如棉花产业联盟集结了全国棉花“科研生产—加工流通—纺织服装”全产业链208家优势企事业单位及有关主产棉区地方政府、农业主管部门,聚焦新疆主产区,打通棉花科研、生产、加工、流通、纺织等全产业链条,创建培育“CCIA”优质棉品牌和标准,构建联盟“订单生产”购销平台,在棉花全产业链一体化运行机制等方面做了大量创新性工作,取得显著成效。

  针对秸秆焚烧、地下水超采、重金属污染等区域重大问题,联盟组织中央和地方科技力量协同创新,形成一批综合技术解决方案,支撑区域农业可持续发展。

  例如,东北区域玉米秸秆综合利用协同创新联盟制定了东北玉米秸秆利用总体规划,构建“三三制”玉米秸秆全量还田耕作技术体系,建立全混合饲料育肥饲养模式,研制秸秆打捆直燃锅炉及省钱、省料、省事“三省”生物质锅炉等,并在试点县落地示范,为东北乡村的生态宜居作出了贡献。

 

  纵深发展 实现科技、机制双轮驱动

 

  水稻商业化分子育种、农业废弃物、渔业装备等联盟创新实施“实体化”机制,充分激发科研人员服务产业的积极性;奶业、棉花、深蓝渔业等联盟实施“一体化”机制,真正发挥联盟跨领域、多学科、协同作战的制度优势;农业大数据、农作物种质资源等联盟形成“共建共享”机制,持续强化共享经济的大背景下联盟的资源整合。

  逐步完善的“实体化”“一体化”和“共建共享”运行机制,让联盟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的双轮驱动效应日益显现。其中,“实体化”机制对于聚焦产学研深度融合、引领各领域产业实现整体跃升具有重大意义。

  “22家企业牵头联盟是‘实体化’机制的重要突破口。”梅旭荣表示,这一机制加深联盟管理的融合度、合作的紧密度及服务产业的参与度,增强联盟成员的角色感、责任感和获得感,破解了以往科企合作中产权归属不明、创新效率较低的突出问题。

  “围绕乡村振兴战略,聚焦重点任务,联盟持续推进科技创新和机制创新,逐步实现联盟工作导向的重大转变和工作重心的重大调整。”熊明民表示。

  他介绍,对于20个标杆联盟,2019年将进一步明确工作重点和建设方向,聚焦农业农村绿色发展、提质增效、区域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重大问题开展协同攻关和技术集成,推动联盟在科技创新中取得更大突破,特别推进联盟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畜禽粪污处理和秸秆综合利用等重点领域的典型示范引领工作。